查看完整版本: 【短篇小說】【十個故事 之夢裡奇緣】【完】
頁: [1]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1 05:31 PM

【短篇小說】【十個故事 之夢裡奇緣】【完】

本帖最後由 aiselo 於 2018-8-11 11:40 PM 編輯

十個故事

首序

與上一篇小說寫作相差一年有多,這一年間,腦海裡存有很多故事的片段,
但總是懶惰的理由,沒有肯下心機去寫作出來,漸漸的就沒有心情創作下去。
偶然的一日,想將這年來心中藏著的故事,一口氣的同一時間創作出來,
而這十個故事雖然是互不相干,但總有些關連的點子。

要一次同時間寫十個故事,確有些難度,但又卻是可以增加一些趣味。
而這十個故事雖然只創作部份,而有些現在還沒想到題材,但每個故事都會和以往的作品,或是還沒發表的作品有些相關的連結。
十個故事中,有些是其他故事的延續補充,也會是部份故事的外傳,至於能否吸引各位,就由各位去評定。

此終這只是一些寫作,沒有高深的文學水準,只是一些平凡不顯眼的小作品。

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<div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1 05:31 PM

十個故事~夢裡奇緣



這個故事是將很早期的另一個作品,經由這個故事從新編出來,
加上這故事像是補充早前另一作品,就演變成今天的這個故事。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1 05:32 PM

在一個看似醫院的輪候大堂內,當中坐著兩位少女,正在像等待著甚麼似的。
其中一位向坐在一旁的少女說:【你好﹗你好像是新來的,對嗎﹖】
另一少女說:【是的﹗兩天左右﹗你是......】
如說:【啊﹗忘了介紹自己﹗我是如,在這裡半年有多﹗】
琛藍:【我叫藍﹗你為何會在此這麼久的﹗】
如說:【啊﹗找不到其他地方肯收留我,所以就只好暫時停留在這裡﹗】
如續說:【你因為何事來到這裡的呢﹗】
琛藍:【不記得了,只是依稀記得將一女孩拖回馬路旁,不久就被人安排到這裡,
說要檢查甚麼的,就住了兩天。】
如說:【啊﹗原來這樣,這或者要看看報告。到時候,或要轉去其他地方﹗】
琛藍:【請不要介意﹗你又為何會在此的﹖】
如說:【我最後記得的是和男友去旅行,在一處地方,滑下了山坡後,就被送到來這裡﹗】
琛藍:【那麼你的男朋友呢﹖】
如憂傷的說:【他每星期都有來;而最近就比較小來了......】
琛藍開解著如說:【或者他有要事做,未能來探望你......不要胡思亂想﹗】
如說:【這個我都心裡都知道,這也很難怪他的。是呢﹗你的家人有來看你嗎﹖】
琛藍:【我的家人不會來看我的﹗】
如說:【何解﹖】
琛藍:【我自小就很橫蠻無理,每樣事情總是要爭勝。對媽媽就呼呼喝喝﹗對愛我的爺爺更是時常的亂發脾氣......
所以如今他們都沒有來﹗】
如說:【看似你已明白了很多,是因為今次這件事﹗】
琛藍:【在這兩日裡,很多往事從腦海中浮現出來,感覺到以往很多不是,發覺自己原來錯了很多。】
如說:【有機會的話﹗補償一下啦﹗始終一家人,沒有不原諒的道理﹗】
琛藍:【呀﹗這個有機會的話,或者......】
如說:【或者到時候需要你的幫忙也說不定﹗】
琛藍:【哦﹗有甚麼可以幫助到的話,我樂意為你效勞﹗】
說著,說著,兩人就漸漸成為好友。

一星期後。
如帶淚說:【琛藍﹗今天是和你最後見面,明天一早就要去其他地方﹗】
琛藍安慰著說:【這可是好事來,為何哭呢﹖】
如說:【心裡還是記掛著他﹗】
琛藍:【這個當初你都有說過心理準備;或者將來有緣的再會呢﹖】
如說:【這個我不知道﹗藍﹗你還記得我曾說過要你的幫忙嗎﹖】
琛藍:【這個記得,你有甚麼需要我幫忙呢﹖】
如說:【如果你回去後,可以代我去見男朋友嗎﹖】
琛藍:【這個﹗我對他一無所知,而且他也未必會了解。何況﹗我還不知道我何時要離開這裡﹗
未必能幫到你﹗】
如細細聲說:【昨天我經過那老者房間,聽說到你的情況。說你還未時候,所以今天將會安排你回到你來的地方,
所以拜託你,可以為我完成這個心願嗎﹖】
琛藍:【如果真的是這樣,琛藍是無問題的﹗】
如說:【那麼這件事就拜託你了﹗】如握著藍的手。片刻,琛藍腦海中存著如的他的片段。

三日後,一位老者和一位青年人走到琛藍的身邊,老者說:【你是琛藍嗎﹖】
琛藍:【是的﹗你是......】
老者:【我是這裡的主導人,今天是安排你回到你要去的地方﹗】
琛藍:【......】
年青人:【你快準備一下,一會兒,回來送你到你去的地方﹗】

年青人和老者別了琛藍後,就走到辦公室。年青人對老者說:【你真的要離開這裡﹖】
老者:【是的﹗高層對於我上一回的那件事,極度不滿。其實當初他們都知道,所以就安排你來接替我。】
年青人:【當初對你的作法,確是有些不滿﹗作為這職位的人,應當大公無私.....;但現在卻是另一想法﹗】
老者:【年青人,有些事情是要看看情況。有時候,身處其中也未必能幫上忙;有些事情改變了是有很大牽連。
上一回事件,影響不單止藍她一個,還有其他人,所以有時候我們未必能插手下去。因為改變會影響了很多人,
而且結果也非我們所能預料到。】
年青人:【這個我明白﹗】
老者:【還有年青人,你是有一個妹妹,對吧﹗】
年青人:【是的,這個你知道也不出奇;但為何會提到她......】
老者:【你的妹妹會遇到一些事,這和我今天所處理的的事情是有關連。只是想告訴你,
你的決定將會影響日後某些事,當你要插手處理妹妹的事件時,可要小心,小心﹗】
年青人:【妹妹......嘉莉......】
老者:【好啦﹗今天的事我已完成。明天這裡將會交由你所管理,你可要用心啦﹗】
年青人:【那麼,你今後會到那裡去......】
老者:【這個,我都不知道﹖一切都是看上天的安排﹗】
年青人:【保重﹗】
老者笑笑的走了,就像一陣煙......

第一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7 12:56 AM

琛藍一覺醒來,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,這裡是......感覺像是醫院。一位護士正在檢查儀器,看見琛藍睜大眼睛,
第一時間走出病房,跟著一大班人走入來。當中有很多人,有醫生,有護士,還有她的親人......

琛藍正坐在病床上看書,書是一本彼殘舊的,書名是《沒有她的日子》。
這本書不知何時放在琛藍的病床旁的小櫃子上。琛藍無聊地拿著看,書中故事內容描述和她夢中所遇見的一樣。
這時候琛藍的妹妹,琛儀,入來:【姐姐,你好嗎﹖精神怎樣﹖】
琛藍:【好了很多,謝謝關心﹗】
琛儀用手探著琛藍的額頭自言自語說:【姐姐﹗你真的好了嗎﹖你說話不像從前的啊﹗】
琛藍疑惑著說:【是嗎﹖我從前不是這樣的嗎﹖】
琛儀:【姐姐,請不要怪我多咀,從前姐姐可是一個蠻不講理的人,自從你醒回來後,彷似是另一個人。】
琛藍心裡想著一些事回答道:【是嗎﹖我從前是那樣的嗎﹖妹妹,可別怪罪姐姐啊﹗】
琛儀:【雖是這樣;但妹妹沒有記在心上,我們始終是一家人嘛﹗】
琛藍:【媽媽和爺爺呢﹖】
琛儀:【媽媽在家正忙於為你準備今晚的飯菜;而爺爺又照往常到公園找人下棋﹗】
琛藍:【哦﹗這樣嗎﹗】
琛儀看見姐姐手上拿著的書,好奇地問:【姐姐,你看的這本書是甚麼來的﹖】
琛藍:【這本書不是我的,我看見放在櫃子上,還以為是你拿來的......】
琛儀:【不是啊﹗琛儀從沒有買過這種書﹗】這時候一位護士進來。
護士小姐向琛藍說:【好啦﹗幫你量體溫﹗】
護士小姐一路看著儀器,一路看著琛藍所看的書說:【奇怪﹗上一位病人也和你一樣,醒來後,
就看著這本書,這書真的好看嗎﹖】
琛藍:【上一位病人﹖護士小姐,你是說這一病床的病人也是看這一本書﹗】
護士小姐:【是啊﹗記得那病人的情況和你一樣,昏迷了很久。當醒回來的時候,就是看這本書﹗】
琛藍:【啊﹗】
護士小姐:【同時聽他們的家人說,病人的性情和往日有些不同。】
琛儀和琛藍對望著,相對無言。

在琛藍家的屋苑下,有一小公園,琛藍的爺爺總喜歡到這裡找人下棋。而琛藍爺爺的棋藝很高,漸漸已找不到對手,
所以大多時都閒置在家。但自從琛藍醒來前一個月,琛藍爺爺就在公園下棋下了很久才回家。
原因是一個人 ~ 心兒。

琛藍爺爺每天都會到公園找人下棋;但大多數人都不是其對手,漸漸就只有獨個兒呆坐。
一天,心兒行近琛藍爺爺身旁。那時候,心兒給爺爺的感覺是一個失落的人。而心兒也不知因何坐著爺爺的對面,
於是琛藍爺爺說:【年青人,有空閒嗎﹖和老人家下棋如何﹖】
心兒:【這個......】
琛藍爺爺說:【年青人,看似我們像是很有緣,難得在此相遇;或是我們的緣份,就來一局吧﹗】
心兒想了一想,就和老者下棋。
幾個回合,心兒都沒有勝出,而心兒的表情和初初的一樣,是失落的......
琛藍爺爺說:【年青人,看你是有很多心事似的﹗有時候,心中太多不開心的事是要找人傾訴一下,
否則埋在心裡,只會是越埋越深。】
心兒半望著老者,琛藍爺爺續說:【年青人,如果相信我們是有緣的話,何不講講你的故事給我聽﹗】
於是心兒就將自己的故事說給老者聽。

* * * *

第二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7 12:57 AM

心兒:【我的故事就是這樣﹗】
琛藍爺爺說:【唔﹗】
片刻,琛藍爺爺說:【或者這是上天的安排,你也無需再想下去。事情已發生,也無從改變,何不以平常心去面對。
相信你的她,也不想你今天這樣吧﹗】
心兒:【有些東西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,無法補回......】
自此以後,心兒就時常都到這裡和老者下棋,而經過這一段時間,心兒相比初初相遇老者時,人就開解了很多。

今天,心兒又像往常一樣和老者下棋,一個少女走近說:【爺爺﹗我今天去接姐姐出院啦﹗你要照顧自己,
晚飯時間可要回家啦﹗】少女說罷,望著心兒,點點頭走了,心兒若有所思。
琛藍爺爺問道:【心兒,這局棋並不難行啊﹖為何想了這麼久﹗】
心兒說:【老人家,不知道你知否,夢是甚麼來的呢﹖】
琛藍爺爺:【夢不就是夢﹗人平日多東西想,晚上便會發夢啦﹗所謂《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》。】
心兒說:【但是剛剛那位女孩,我像是在夢中見過﹗】
琛藍爺爺:【哦﹗你是說我那小孫女﹗】

心兒:【哦﹗她是你的小孫女﹖】
琛藍爺爺:【是啊﹗她和她姊姊樣子差不多;不過性格就大不相同。姐姐人較橫蠻,而妹妹就較和藹一些,
你在夢中見過她﹖】
心兒:【說來又很奇怪﹗最近時常夢到一個故事,故事中除了她還有一個女子。而這夢也很奇怪,
結局是很令人意外的......我都分不清楚這夢是真還是假;因為太記得的原故吧﹗】
琛藍爺爺:【哦﹗這麼神奇,那麼就要說給老人家聽聽啦﹗】
心兒就開始講故事啦......

同時,在醫院,琛藍正收拾行裝。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,琛藍媽媽和琛儀就來接她回家,正要準備走的時候,
妹妹說:【姐姐﹗你忘了這本書啦﹗】
琛藍:【這本書不是我的,還是留下來吧﹗】
這時候,護士小姐入來說:【琛藍﹗今天回家啦﹗回到家還要多一些休息啊﹗】
護士看到櫃上的書說:【啊﹗這本書,你何不帶走,今天這裡會有新的病人入住,舊的東西都會拿掉。
如喜歡的,不如拿去,免被人棄掉。】
琛藍想了一想:【謝謝﹗琛藍就不客氣了﹗】

回到家中,琛藍就睡在床上,回想這一段日子,睡在醫院內,像是發生過一些事;但好奇怪,總是想不起來。
而漸漸也就忘記了。飯後,琛藍無所事事,就開著電腦上網。從前琛藍對互聯網是非常抗拒;
但今天不知為何又會走到電腦前上網。
無意思的進入互聯網中,不知不覺間來到一個網站,這網站是由一個寫網絡小說的人所建立,
當中有一篇故事令她非常吸引,這就是《我的虛擬女友》。
琛藍不自覺的追看著,還發現有網友留下觀後感,而這網友也是另一網站的寫作人。琛藍好奇之下,
又到這留言的人所建的網站看看。
初初進入時,發覺那人的網站只是一個偶像網站,一大堆資料與留言和先前在那個網站上所寫的東西,感覺並不相似。
正想離去,卻無意中發現網站裡是另有乾坤。
網主不知為何,將自己的文章放在另一頁面,如不是無意中點按著,也許並不知道網裡是另有天地。
好奇心的驅使下,琛藍就進入網站看看,而當中,琛藍卻發現了一篇文章,文章是《十個故事~夢裡奇緣》。
這故事和她近日所發生的事相似,更奇怪的是,主角的名字,像是那裡聽過。主角的名字是~~如。

第三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<br><br><br><br><br><div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7 01:33 PM

話說心兒的夢裡故事(又一個他鄉的故事)

故事的開始,是愛情的連續,還是夢的繼續,一切皆是人生旅途的起始。
相識偶然,偶然相遇,都是命運中的安排,無可知、無可變,一切雖然在掌握中;
但亦卻不是你所能決定。

在夜的渡輪上,我倚著欄杆,看看星夜明朗月,聽聽海浪拍打船旁的浪濤聲,
一個人時,往往思潮起伏。近旁站著一位少女,長長的頭髮,在海風中飄盪,
她那張美麗的臉兒,有一種出於脫俗的感覺,她冷冷的望著海,
她彷彿在思索著。驀地,她像醉了一樣,身子一軟的,就倚著欄杆,
狀要跌出船外,我眼明手快的,扶了她一把,需不致於跌出船外,
卻輕輕將她抱入懷。
突然、一把尖銳的聲音響起:『喂﹗你做甚麼﹖還不放開她,你這一個大色狼﹗』
我回望聲音的位置。她、一個似曾相識的人,竟出現在眼前......
我看還未說出一聲,一記耳光已在我面上響起﹗《拍》的一聲,面都給打紅了 ﹗

她和一班朋友正指著我和身旁的女孩子,說我甚麼、甚麼呀﹗
這時候我的朋友亦從旁邊走過來,想了解一切;但他們都用奇怪的眼光望著......
不是我、而是她,一個不可能在此的她。

早上,昨夜的事還在腦海中盤旋著。不明所以、亦無需再想,往事已發生的,
亦無需再想。突然、手提電話響起,一把陌生的聲音從聽筒轉來,我正想是誰呀﹗
她說:『呀﹗先生,你好﹗多謝你昨夜的相扶,可能是一些誤會,你可否出來,
給我向你說聲對不起,好嗎﹖』一把甜美的聲音令人精神為之一振,
我想我還沒甚麼重要的事,而且我愛結交朋友,所以就付約去﹗

下午六點、人們熙來攘往,下班一族匆匆忙忙的趕回家,一日的辛勞都要在放工時釋放出來。
到了約定的地方,她已到了。今晚她比昨夜更漂亮,面上沒有施上一點化妝品,
更出於自然的美麗,美麗得超凡入聖。我還未坐好,她已連說對不起﹗
我連忙說:『呀﹗不用介意,你都不知發生何事。再說,是我有些不對的,還請你多原諒我才真﹗』

我們說著說著,開始,知道她剛從外國回來,她雖生於香港,
卻很小的時候就移民他國。最近才回來,她還自我介紹,她名叫《樂賢》,一個幾美好的名字。
說著說著,昨夜的她出現了,她身穿白恤衫和藍色牛仔褲,
一個不甚似女孩子的她走過來,可能昨夜給她打了一記耳光,亦心有餘悸,不期然往後退了一下。
她坐下來和她說笑著,好像沒有我的存在。這時她回望過來,她真的十分似她;但性格卻和她是相反的,
她是一個給人野蠻感覺的人。
她望著我,她好像不認得我,《樂賢》在她耳邊說了一些話,
她立即上下打量我一下說:『呀﹗是你﹗對不起﹗我昨夜因為一時情急和衝動之下,才會打了你一記耳光,
不過昨晚你的確很似大色狼;今天,就幾好啦﹗十足十,一位年青才俊﹗』說話充滿諷刺的,
沒有一點兒道歉的態度,真是給她氣炸了肺。

早上,May走入來說有兩位新同事會今天上班,她們被安排跟我這一組。走到會議室,看到她們,
一個戴眼鏡的女大學生,一副滿書卷氣的;另一個,竟然是她﹗

她今天穿得非常漂亮,粉橙色的套裝和昨天的她可以是判若兩人。今天的她美極了,但不開口的話(我想)。
午飯時候,她走過來,她又發揮了她的野蠻行徑:『喂﹗年青才俊﹗今晚有空嗎﹖《樂賢》說約你今晚和你一起吃飯﹗
去吧﹗一個大美人,你不會推卻吧﹗』
我望著她說:『沒有問題﹗但這裡是公司,可否給我點面子,叫我做主任呀﹗』
她笑著說:『好呀﹗好呀﹗年青才俊。不﹗主任﹗哈﹗哈﹗......』

晚飯,這一個飯館,以前我時常和她一起來的,但現在......

樂賢選了一張近大玻璃窗的位置:她亦是喜歡這位置的,但今天坐在對面的卻不是她,而是樂賢﹗
驀地﹗她又出現了,她帶了一朿花入來,她和花配合到非常美麗,飯館上其他男士都用欣賞眼光望著她,
她把花交給樂賢說:『你呀﹗有大頭蝦﹗沒有花怎成事呢﹖﹗』
這時電話響起,她走過一旁聽,我望著她,她面色一沉,面露不悅之色,她和樂賢說了幾句便走了。

樂賢望著我,她將手上的花給我﹗飯後,樂賢點了點紅酒,和她相對共飲;這些情形和她在一起時亦曾發生過。
但是為甚麼她的性格和樣貌會在這兩人間出現,一是樂賢、她的行為舉止和她可算是一樣,臉亦美得很;
而另一個她,樣子和她一樣,性格卻不大相同,可以說是極端相反。
神創造人,每個人都不一樣,所以她們可能有共同點。但她就是她,誰也不可以代替。
送樂賢回家,到她家門。
臨別時﹐她哭了,我覺得她的哭和那夜船上的情形一樣,我只好送她回家。

她換了一套衣服,並送上咖啡。她訴說她的男朋友上年已死了,那夜,因為太想念他,
所以......訴說著她的故事。我這一個人雖然並不是人生的老江湖,但在朋友間的所見所聞,亦時有聽過,
而且我自己亦有一個同似的故事,心下不期然的安慰她一番。

第四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7 01:36 PM

毛毛細雨下,坊街裡走過,車輕輕的駛過,只留下淺淺的水波。
在那微雨裡,人走在其中,混覺凄美。紫藍色的雨傘下,我沉默的走,
口裡噴出的熱氣和冷冷的空氣形成一強烈對比。
由當初天天到來,到現在半年一次的出現,時間確是會令人將往事沖淡,
無謂的承諾,慢慢變為枷鎖,使你透不過氣來。

在墳場的大樓梯旁,有兩位身穿黑色衣服的女子,正從上走下來,
當我和她倆相遇時.......哦﹗是她們、樂賢和她,她們是來探望他,
我不知道他是誰﹖但或者正是樂賢所說的他吧﹗

我們在咖啡室裡,沒有聲音,一切好像停頓了。
最後,竟然是她先開口:『你﹗時常都來這裡的嗎﹖』
我說:『現在就小來了,前些日子,我就時常來﹗』
我覺得非常奇怪,為什麼她說話這麼正經的,不像平時的她。
樂賢沒有出聲,只呆望窗外。
窗外微微細雨,十字街頭下人車稀小,遠望街角彷彿有一男子站著並望向我們,
轉眼間又不見了。
今天她們都有些怪怪的,不像平時一樣,
我本想送她們一程,突然電話響起,我聽了後,便和她們道別了,
因為我要去見她。

早上回到公司,公司的人們好像遇臨大敵,東奔西跑,忙不過來。
原來總公司今天會有人到來,我們這一組的人,雖不至於精英,
但辦事能力卻非常可靠。貴賓們都走了入來,看看我們的程序設計,
突然整間office都停電了,所有設計程式都無法顯示給客人看,
我的上司,面色一沉,正想離開時,她出現了......
她手上拿著公司新出品的小型攜帶電腦,她熟練的介紹,就是這樣,
一個的缺點在她手中變成優點。

客人走後,我正想約她午飯,以表謝意﹗
但她:『呀﹗好呀﹗年青才俊,不過我今天有事,下午要請假,改為下次吧﹗
呀﹗sorry,唔記得叫你主任﹗』(一笑﹗)她笑起來時,和她一樣,
我想是不是上天要這樣的玩弄我,失去的,又再次重現。

看看手錶,已八時有多,正想走時,電話又響起了。一把熟識的聲音響起﹗
樂賢:『你收工了嗎﹖』
我答:『我正想﹗你呢﹖你現在何處﹖』
她說:『我在樓下,我剛剛經過,所以打電話給你,看你走了沒有,
如果你還不能走的話,我就回家了。現在你剛好要走,不如一起吃飯吧﹖』
我說:『好呀﹗我現在下來,樓下等吧﹗』
電梯門打開,我走出大堂,見到樂賢正被一男子打擾,我上前阻止,
我還未出手,已被他一拳轟中,嘩﹗真痛。突然,那男子被她打了一掌,
她為何會在這出現呢﹖那男的又是誰呢﹖

第五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10 11:12 PM

每一個人生活的片段,是人生的段落,一段一段的故事編織成美麗的人生舞台劇,
有喜亦有悲;有苦亦有樂。

我們四個人分坐桌的四邊,我和他相對坐,他一言不發,
只呆呆的坐著,還是她開口先:『喂﹗你還不向人家道歉,
你這個不聽人忠告的小子。』他望著她,他對她像是十分尊敬,
但他還是沒有說出一句。
我連忙說:『算啦﹗他可能並不是想這樣,而當時的確混亂了一下,
我不知你們是認識的,我還真是多管閒事。』
他一言不發突站起來,我給他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下,他頭也不回便奪門走了。
她連忙說:『他是我的弟弟,還望你原諒他,他生性牛脾氣,我做大姊的亦管教不嚴﹗』
我想,有其姊必有其弟,他們都是同一類人,時常突然送人一拳或一記耳光﹗
別了她,我送樂賢返家,樂賢沒有將先前發生的事告訴我,
我亦無意思問,因為他們的事是他們自己解決,我這陌生人,亦不便追問。

回到自己家中,差不多凌晨三點鐘,樂賢給我電話,從她的聲音中,
她好像有些心事,但她沒有說下去,短短幾句問候的說話彷似別離前的話。
聽回電話留言,她,我的她留下了訊息,
要我明天幫她忙,於是我便急急的上床睡一小回。

早上離開公司,因今天有事辦,一早回來交付了所有事便起程出去。
她從後追來,我正想說我趕時間,
她已搶著說:『主任﹗今日兩點鐘有個會議,不能改的﹗』
我想一想:『呀﹗真是的﹗我怎麼不記得呢﹗』
那怎麼辦,我自己無問題,但會議文件,我要過目的,現在怎算好﹖
我還未有任何表示,她已上車,並說:『快開車吧﹗』
我望著她,她說:『你不用理會,我會一路整理資料,一面讓你過目,
現在電訊科技時代,電腦可以說是我們的伙伴,還不快開車。』

無可奈何,唯有和她一起,雖然我不想她來,因為我不喜歡別人知道太多我的事。
到了幼稚園,她問:『你要到來的地方,原來是這裡﹗』
我望著她苦笑,一位小女孩走過來:『藍叔叔﹗』
她望著我說:『哦﹗原來你已有一位女兒啦﹗』
我望著她說:『甚麼﹖當然不是啦﹗』說著說著,一位女子走過來,
『藍﹗多謝你今次幫忙。』她說著,但她的眼神和我上次一樣,
顯得非常詫異說:『這﹗這位是......』
我連忙介紹:『她是我公司的新同事,她名叫....﹖﹗』真混帳,
她做了這麼久我還不知道她名字﹗她說:『我叫希雅﹗你好,你是她的太太﹗』

女子笑著說:『啊﹗不是,我是他,女朋友的妹妹,因今天丈夫有事未能出席小女兒的畢業典禮,
所以請藍到來幫忙一下呢﹗令你誤會真是不好意思﹗』
她笑一笑。女子續說:『你和我姊姊,真像,我初看都嚇了一跳﹗
原來世上真有人十分相似,現在我相信了﹗』
希雅說:『呀﹗是嗎﹖』

畢業禮後,女子和我在一起討論某事,希雅和小女孩在玩;
遠看她真的是和她天生一樣,只是性格不同。
在車上,她繼續做她的電腦工作,我一面駕車。
她開始好奇的問:『你有女朋友,怎麼不見她的,我長的很似她嗎﹖』
我沒有回答,她看我沒有回應,亦沒有再問,我突然說:『我的她......』

第六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10 11:14 PM

人生的生命路程,是起伏的;還是平坦的,每一個人都盡不相同。
但有一點永遠都是一樣,當你擁有的時候,它卻要奪走;但當你失去時,
它又給你新的希望。它是天使還是惡魔﹖你無法解,亦無法知;
真相知道的時候,在時間沖淡下,亦不覺是一會事。

突然眼前一黑,甚麼事發生了﹖我都不知道,我只知自己像睡著了。
在一個像『觸不到的戀人』的一片白茫茫的地方,她出現了,
我已很久沒有見她,她還好嗎﹖

忽然、另一個她亦出現了,她們倆個慢慢的飄過來,臉上帶著笑容,
當快要接觸到時,就像電視畫面一樣,雪花紛飛,影像斜紋斜紋的......
一把聲音把我叫醒:『藍﹗你醒了﹗你終於醒了﹗』她抱著我說。
我開始清楚了,抱著我的是她,樂賢。

她說給我聽,原來當日我們發生交通意外,我和她一同入了醫院。
幸好,大家都無事。樂賢開心的要去買早餐給我吃,我順便去探望她,希雅。
在病房門前,我看到她,她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床上,呆望窗旁,
她現給人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,不像平時野蠻的她;
她的眼神彷彿充滿了哀愁、悲傷的、和一種無奈感覺。

我拍了一下門,她望望我說:『呀﹗你已醒了呀﹗真好﹗你無事嗎﹖』
我說:『對不起﹗連累你受傷入醫院,真是不好意思﹗』
希雅說:『我不覺得怎樣﹗死、可能是一解脫,
但人生活在人生的命裏,是要活著,這才不失去生命的意義。』

嘩﹗她的說話,真不似平時的她。樂賢走入來,我們三人一起吃早餐,
她開始恢復她的野蠻性格:『哈﹗哈﹗今次我看你可要請我吃飯,
當是補償我今次住院的損失﹗』

時間衝衝飛過,我和她們相識已差不多半年有多,在這半年間,
我的生活圈子給她們侵佔了,平時小說話的我,亦給人一種開朗的性格,
我的朋友告訴我,我像變了,沒有以前般哀愁,但其實在我心裡還存著她,
一個我一世都可能不會忘記的她。

今天是樂賢的簽名會,哦﹗她是明星﹖當然不是,她是作家。
她寫的《我的他....》是城中一本熱門小說;其實我最近才知她是作家,
怪不得見她的時候有很重的書卷味。在簽名會上,我幫她整理東西,突然......

他亦出現了,他,希雅的弟弟,他手抱一本本小說,站在旁邊。
我走去和他打招呼,他初初沒有理我,但慢慢我們傾談了一陣間。
最後他還託我要樂賢的簽名,我說他為甚麼不親自去找她,他說她不想,
亦不喜歡;而他決定要做她的忠實FANS,,在她背後默默支持她﹗

回家途中,我將今日見到他的事告訴她,但她臉色一沉,
和平時漂亮的她可說是兩個人。在她家樓下,我又遇見他,
最後我們找了一咖啡室坐下,而且我還聽了一個他們的故事的秘密。

第七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19 01:43 AM

本帖最後由 aiselo 於 2018-7-19 01:45 AM 編輯

不幸是人生中的一些點綴,沒有他,你不覺得幸褔是存在的,
只覺得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福的人。但在其他世界上比你差的人還存在著,
所以我們不要認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,
我們多關心些人,將自己的幸福獻給這世上失落的人。

今天是探望她的日子,我在墳場旁又遇見她,今天只有她,
並不見樂賢;最近樂賢的確是有些怪怪的,但我不知何解﹖
她亦不想說。
我和她打招呼:『你又來看他呀﹗』
希雅望著我,手上持著鮮花。
希雅說:『你也是來探她的嗎﹖』
我說:『是﹗』

我們一齊行上山頂,在一邊山旁,,遙遠的立了一墓,我和她走過去。
墓上照片的他就是樂賢說的男朋友﹗其實他不是樂賢的男朋友﹖
他是樂賢的哥哥,不過他們沒有血緣關係;
他真正的女朋友其實是她,我眼前野蠻的希雅,
但今天她卻像醫院時的她,充滿無奈和哀愁。
我了解這件事是因為她弟弟那晚在咖啡室說給我聽﹗
我站在背後,看著她,她沒有說甚麼,只是呆呆的站著,
山風吹來,給人一種清涼感覺,世界像是為她而哀愁。

一段時間,她回過頭問:『你的她﹗在那﹖我和你一起去看好嗎﹖』
我說:『好呀﹗』
於是我們走出墳場,她詫異的問:『你的她﹗不在這裡嗎﹖』
我說:『你跟我來吧﹗』她怪怪的眼光望著我,我亦開始起步行。

在墳場旁有一所私人醫院,我的她就住在那裡。我和她入到一病房,
房裏的儀器都開著,就只有她靜靜的躺著,不,應該說是睡著。
希雅說:『你的她為甚麼這樣﹖』
我說:『三年前,我和她去遠足,她不小心失足,腦子給碰倒了,從此就沒有再醒來了......』

到此大家都明白了,失去的;和擁有的,並不是真的,反而有時得不到才是美好的。
當擁有時要珍惜,失去後,雖然痛苦,但為著他(她)要努力活下去,這才不失為人生。

第八話
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<br><br><br><br><br><div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2018-7-30 01:33 AM

緣份是一種無可形容、無可遇、和不自知的東西,
她要來的時候,你擋不著;她走的時候、又卻捉不著。
自那次後,我和她、希雅,心中的鬱結漸給解開。

突然電話響起......電話中說,樂賢入了醫院,我趕往醫院,
途中遇到她,希雅。到了醫院,我們找到病房,入到去,
只見到希雅的弟弟正在其中,並且餵樂賢吃橙﹗

甚麼﹖是誰說她有事的,她好地地的何來有事﹖
原來,樂賢因為一時之氣吞了很多安眠藥,幸好給希雅的弟弟發現,
第一時間送她入院,而且她弟弟,終於用一番真誠說話打動她。

我們了解一切,走出房間,讓他們獨處一下。
在醫院的飯堂,我們對坐著,回望最近一段時間,
我們的感情增進不小;但是我們心中還存有一個他(她),
所以事情並沒有明朗化,電話又響起,這次是她的妹妹的來電,
她給我一個好消息,她已醒了......

這時候,真是晴天霹靂,她甦醒是好;但我和希雅的感情又何去何從呢﹖
希雅聽了,她一定會選擇退出,因她是這樣的人,我亦覺得自己對不起她,
我應如何選擇﹖如何......在車上我想著,她亦好像有心事,亦想著。
突然我又眼前一黑......

當我醒來的時候,見到的是她,樂賢﹗
為甚麼她穿著護士服:『先生,你好嗎﹖』
我說:『我﹗我為甚麼這樣﹖你是樂賢嗎﹖為甚麼你穿成這樣﹖』
女護士說:『先生﹗你怎知我叫樂賢﹗你剛剛醒的呀﹗我們是第一次見面的呀﹗』
這時候,一位醫生走入來:『先生﹗你覺得怎樣﹗』
呀﹗怎麼是他,希雅的弟弟是醫生﹖怎會是醫生﹖
醫生說:『你因為受了傷,所以可能影響你的思緒,不過,過了一陣子就會沒事的:』
我腦中一片空白,為甚麼會這樣,為甚麼﹖到底發生了甚麼事﹖我在發夢嗎﹖
這時候,我的她出現了,她是她;還是希雅﹖
她拿著一束花,笑著對我說:『你醒來就好了,我真是擔心死了﹗藍,你不要離開我﹗』希雅說。

就是這樣,一切如夢中初醒,發生的事就好像一場夢。

第九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7 天前

心兒說:【就是這樣,這夢的結局好像電影橋段一樣﹗】
琛藍爺爺:【哈哈﹗你這個故事編得很好,何不去創作一下,寫在網上。
聽說你現在是寫小說故事,到網上發表的啊﹗】
心兒說:【老人家,剛剛的是夢境;並不是我所想的故事啊﹗】
琛藍爺爺:【理他是夢還是其他,這麼好的題材,何不創作一番﹗啦﹗老人家支持你﹗】
心兒說:【老人家這麼喜歡,心兒就去寫吧﹗寫好就給你看看......】

自琛藍回到家後,家裡人都覺得琛藍轉變了很多,沒有從前的橫蠻無理,這反而令到琛藍家人更擔心她。
琛藍媽媽:【琛儀,你近來有沒有發覺琛藍改變了很多﹗】
琛儀:【是的媽媽,姐姐和從前相比,像是兩個人來﹗】
琛藍媽媽:【不知道琛藍會不會是有問題呢﹖】
琛儀:【這又不像是,只是沒有從前多發小姐脾氣,人也禮貌了一點﹗】
正當二人討論時,琛藍在她們背後說:【媽媽,不用擔心。琛藍從前做的很不對,所以現在要好好改過,
希望你們能原諒琛藍從前的種種不是﹗】
琛藍媽媽和琛儀嚇了一跳,媽媽說:【琛藍﹗不論從前怎樣,你都是我的好女兒。
人誰無錯,知錯能改,才是好事嘛﹗】
琛儀:【姐姐,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姐姐......】三人抱著。

飯後,琛藍又不自覺的上網。最近她像迷戀上那個網站,每天都會第一時間走到網站內,
看看網主新寫的故事。
說也奇怪,網主的文章很快就見其新的一篇;或者是網主已準備好,只是每日放一篇文章上來。
看著,看著,琛藍不自覺的睡著了。

在一個白色的地方,有一個水池,地上像鋪蓋著棉花,軟綿綿的,還帶著像仙境一樣的白霞,
琛藍不知何時來到這不知名的地方。
一個似曾相識的少女走過來說:【你還記得我所託付的事嗎﹖】
琛藍:【你是......】
少女:【明天你將會遇見他,一切一切就看你的了......再見啦﹗】少女說完,就慢慢的飄開,
漸漸在白霧中消失。
【你......你......】琛藍醒來,原來是一場夢;但夢境卻是很真實。

今天心兒和琛藍爺爺如常下棋,心兒:【老人家﹗我那篇故事差不多完成了,
你可以到這裡看看﹗】
心兒將一個寫有網址的字條交給琛藍爺爺。
琛藍爺爺:【好呀﹗好呀﹗今晚我就去看看;不過我可要小孫女幫手。
老人家是電腦盲,連開電腦都不會......】
一把少女聲音從後響起:【爺爺﹗不要玩得太久,要回家吃飯啊﹗】
琛藍爺爺回頭看看說:【是的,是的,完成這局棋就回家吃飯﹗】
原來少女是琛藍,琛藍:【看看你下成如何﹖】說著,
看了一看說:【爺爺﹗現在是你下吧﹗】
琛藍爺爺:【是的﹗正要下.....】
琛藍還沒讓爺爺說完,就搶先幫他下了另一著說:【先生﹗這一著你沒棋了。爺爺快回家啦﹗
很晚的,不要讓媽媽等太久......】
說著,就拉著爺爺走了。現場只剩下目定口呆的心兒。

飯後,琛藍又如常的上網,而且又像慣常的工作,總會去到那網站去。
正當琛藍準備進入網站時,房門輕響:【琛藍﹗你可否幫幫爺爺﹖】
琛藍:【爺爺,有甚麼需要幫忙﹗】
琛藍爺爺:【何否幫爺爺建入這網址﹗】
琛藍:【啊﹗無問題﹗】
琛藍幫爺爺將網址建入瀏覽器時,發覺網址似曾相識。
這個不就是她晚晚所看的網站嗎﹖
琛藍走回房間,將爺爺所給的網址,輸入自己的電腦。的確是,這就是她每天所上的網站,
而網址是一個新文章。

第十話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7 天前

一個月過去,琛藍看完了整個故事,發覺內裡所寫的東西,似曾相識,不知何時曾遇過。
而從爺爺口中,得知這個網址就是和爺爺對棋的那人,琛藍就開始留意他。
今天,心兒就像往常一樣,和琛藍爺爺下棋,而且還說了很多心事,琛藍走到他們背後。
突然,琛藍爺爺指著琛藍說:【你是不是指她﹗】心兒別過頭來。
琛藍被心兒突如奇來的舉動,不自覺面紅紅。
琛藍爺爺說:【呀﹗老人家想起有些事要辦,心兒如果不介意的話,讓我小孫女和你下吧﹗】說著,
就硬將琛藍拉下坐來,就走了。
兩人相對無言,就只有下棋。而心兒像是心情彷彿,沒多久就連輸幾局。
琛藍說:【心兒﹗你可有時間嗎﹖我想到公園走走﹗】
心兒:【好呀﹗好呀﹗】
而兩人就在公園散步,散步......

心兒:【請問琛藍你相信夢這回事嗎﹖】
琛藍說:【夢,是一個虛無飄渺的東西,有時候我們都分不出這裡是現實,還是夢境......】
心兒:【那麼你相信緣份嗎﹖】
琛藍說:【相信﹗從你的文章中,就看得到......】
心兒:【你有看過我的文章......】
琛藍說:【有﹗】
心兒:【從你爺爺處﹖】
琛藍說:【並不是,很早就有看。從爺爺處才知道作者是你......】
心兒:【啊﹗】
琛藍說:【好奇怪﹗我曾在夢中遇見一個人,和你所說故事中的人物遭遇相同﹗】
心兒:【是嗎﹖】
琛藍說:【她的名字好像是~如......】

不知不覺間,心兒和琛藍就走在一起,還成為情侶。

某一年,心兒和琛藍探望心兒的前度女友。
在山上,心兒說:【不好意思﹗要你來這裡;其實你可以不用來的﹗】
琛藍說:【心兒,我們已成為戀人,從前往事已成過去,我們又何須介懷從前的種種。】
來到墓前,墓碑上刻有,女友~如,之字樣。
琛藍整理中,望見墓碑上的相片說:【心兒,這是你的前度女友嗎﹖】
心兒說:【是的,有甚麼問題嗎﹖】
琛藍:【她從前曾在我夢中出現過;現在我明白了﹗】
心兒說:【明白甚麼﹖】
琛藍:【心兒,我相信我們能走在一起,要多謝你的女友﹗】
心兒百思不得其解,琛藍:【就像電影《我介紹我女友》一樣。你的女友從夢中介紹你給我﹗】
心兒若有所思:【或者真的是,從前的一個夢,就像我一樣有緣;或者是上天安排吧﹗】

在路一旁,一個老者正在看著,而一個年青人走過來說:【哦﹗很久沒見﹗你現在何好嗎﹖】
老者說:【幾好﹗】
年青人:【那件事,亦都告一段落,一切的沒有多大改變﹗】
老者說:【是的﹗一切都沒太大改變;或者改變的只是我們。從那刻到現在,他們都不知道曾經發生的事。
因為這是未來的事,而只有我們穿越時空來回看著.......】

「完」

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
aiselo 發表於 7 天前

後話:

十個故事中,這是首三個故事中最早完成的,或者是這個故事實則要寫的東西不多。
有看過《詩情畫意》的朋友應該會發覺這個《夢裡奇緣》正是補充《詩情畫意》裡最後的那一篇故事。
而同時又加插了早期的另一舊作,《野蠻女友~另一個他鄉的故事》進內。

由於覺得《另一個他鄉的故事》是不錯的,個人認為;但經過這幾年間,野蠻熱潮的退卻,
這故事就也沒有貼出來的道理。如重新創作,也未必可能寫返一樣。要寫回重前的舊作是不可能,
所以有些早期創作沒結局的都沒有續寫下去。而在所有作品中,其模式大多是以《另一個他鄉的故事》為藍本,
所以或許這就是情意結的問題。

...<div class='locked'><em>瀏覽完整內容,請先 <a href='member.php?mod=register'>註冊</a> 或 <a href='javascript:;' onclick="lsSubmit()">登入會員</a></em></div>
頁: [1]